<ins id="3b5rp"></ins>
<menuitem id="3b5rp"><strike id="3b5rp"><listing id="3b5rp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3b5rp"></var><var id="3b5rp"><strike id="3b5rp"><thead id="3b5rp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3b5rp"><video id="3b5rp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3b5rp"><video id="3b5rp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3b5rp"><video id="3b5rp"><thead id="3b5rp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3b5rp"><video id="3b5rp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3b5rp"><video id="3b5rp"><thead id="3b5rp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3b5rp"><span id="3b5rp"><menuitem id="3b5rp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3b5rp"><video id="3b5rp"><thead id="3b5rp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3b5rp"></cite><var id="3b5rp"><video id="3b5rp"><listing id="3b5rp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3b5rp"></var><var id="3b5rp"><strike id="3b5rp"><progress id="3b5rp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3b5rp"></cite>
<var id="3b5rp"><strike id="3b5rp"><menuitem id="3b5rp"></menuitem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3b5rp"></cite>

口述上財“四史”|胡源綬:抗戰入校憶當年

發布者:谷紫藤發布時間:2021-05-09瀏覽次數:11

編者按

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。作為近代以來中國高等教育發展的重要參與者和見證者,上財的百年發展史既是我國近代高等教育曲折發展的縮影,又是近代社會新陳代謝在一所高校的生動反映;既是一部承載著歷代上財人勵精圖治、薪火相傳的奮斗史,又是一部不斷激勵當今上財人追求卓越、勇攀高峰的智慧寶庫,是我們開展“四史”學習教育的寶貴資源。通過“上財人的四史故事”系列,讓我們聆聽歷代上財人的講述,聆聽屬于上財人的故事和紅色記憶,感受歷代上財師生與黨同行、與國共進的家國情懷和奮斗精神。


口述人:胡源綬

口述時間:20141210

口述地點:上海市胡源綬校友家


人物介紹:

胡源綬(1926-2017),浙江杭州人。1943年考入國立上海商學院,1948年畢業后回家經商。1949年后曾在立信會計學校夜校部、公信會計學校任教,1952年轉入中學任教。1980年調入上海財經學院會計學系任教并評為副教授,1994年退休。

胡源綬(20141210日)

問:請您先給我們說說您是怎么考入國立上海商學院的吧?

我祖籍杭州,生長在杭州。1926年出生的,在杭州的天長小學念到五年級。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,我們全家開始逃難,經過紹興、寧波,一路逃到上海租界里。到上海后,我在法租界念小學五年級,小學畢業以后到中學讀書。我功課蠻好的,初二跳級,高二也跳級,抗戰沒結束我就考大學了。我的父親是做生意的,他要求孩子們讀到高中就好了,高中畢業要回家接班的。我有個阿哥,他已經接班了。我阿哥是大同大學的,他功課年年得第一名,到大三被家里叫回來做接班人。我讀高二時我父親已經開始問了,說:“你的書再念一年畢業就好回來接班了”。我又不想接班,那我怎么辦?我只能偷偷去考大學。我的高中成績報告單蠻好看的了,那我改早一年,1943年就考大學。我先考到上海醫學院,結果同等學歷不收,交大同等學歷也不收。那么國立上商可以,我就1943年考進國立上海商學院了,直到1948年畢業。其實本該1947年畢業的,結果一年級升兩年級的時候,我生病了,到杭州去養病住了一年。那么到1945年回來念大二的時候,抗戰已經勝利了,國民政府還都之后,把上海的大學都合并成臨時大學了。

國立上海商學院注冊證(1944年)

問:您對當時的學?;蛘呃蠋熡惺裁从∠髥??

最早進上商的時候,它叫國立上海商學院。當時校長叫裴復恒,他不常來學校的,都是靠教務主任蔡正雅他們管。那時候學校在愚園路,就一棟樓,教室很小的,好像是別人的住宅改的。學生也很少,我是一年級,還有兩年級、三年級。教授都是蠻好的,有名氣的。最早是婁爾行的哥哥教我們,叫婁爾品,也是美國回來的留學生,他沒教多少時間??箲饎倮髮W校就搬家了,先到臨時大學,在紹興路,再根據你的專業分配,那么我還是在國立上海商學院,就到了中州路,條件好多了,而且名教授也多了。學校雖然是國立,但也收錢的,學費不要的,雜費要的。教授上課都用參考書,當時大部分老師都喜歡用國外的教材,國外的原版書,所以你要花錢買書,這個花費厲害的。1980年代復校后,我回到財大,我們過去用的課本就是美國的經典著作,后來財大的研究生也是念這本書,等于40年代我大學里的一二年級的課程內容,到80年代就是國內的研究生才來念。至于名教授像婁爾行、褚葆一、許本怡他們,我當時讀的是國際貿易,褚葆一是我的系主任。他那時候好像兩邊兼課,一邊在南京中央大學上課,一邊在國立上海商學院教課,但是他住在中州路的。還有孫懷仁,來得晚,但是令人印象深刻。他平易近人,講課蠻清楚的,不過教什么內容我都忘記掉了。

國立上海商學院愚園路40號校門(1937-1945年)

問:您當時的學校生活是怎樣的呢?

大家平時學習都非常認真,功課壓力很大,很難,但是大家還是很喜歡體育的。我當時是打乒乓球,我從小打的。學校有籃球隊,最出名了,也最時髦,室外可以打,室內也有籃球場。還有一個游泳池,夏天很多人的,女生宿舍就在旁邊。后來1948年我們畢業了,還有畢業典禮的,我們都去戴方帽子,學士帽,校長給我們發畢業證。大家還穿了學士服、黑袍子去照相館照相。好像還會每年開次會,表揚優秀的學生,到臺上去領獎。

國立上海商學院1948屆國際貿易系胡源綬畢業照(1948年夏)

問:您畢業后的工作情況可以給我們說說嗎?

畢業以后我高不成低不就,失業了一年呢。我沒辦法,只好回到我父親這里,去了杭州那邊的鋪子幫忙打理生意。后來金圓券搞得一塌糊涂,杭州生意沒法做,到上海來,到家里在上?;春B飞祥_的門面店里工作。那個時候大學生經常畢業就失業,工作都是靠關系介紹的多。我白天幫家里打點生意,晚上去夜校教書,到立信,后來到公信,都是教會計。很快上海解放了,搞三大改造,立信要作為正式的學校辦學。我跟家里講我還是想去教書,那么對不起父親,我不要做生意。我1950年正式到立信教書,但那時候還是在夜校。1952年到公信中學教書,學校搞的思想改造我也參加了。組織上就和我說,你有兩條路,一條要么回到你父親那里,一條要么到公家學校教書。我選擇教書,家里的一切我都放棄掉了。我在公信中學做教師,做到中學數學教研組組長。1978年財大復校后再回到財大教書,一直到退休。退休后,再返聘到杉達學院,一直教書的。

問:您是哪一年退休去杉達學院的,在那邊主要做什么工作?

1980年到財大,94年退休后去的杉達學院。到2002年,我在那邊做會計系主任,做了8年,身體關系不能做了,那么第2次退休。這個學校請的老師很多都是名牌大學退休的教授,甚至還有院士。

問:聽說您一直在幫助學校聯系新中國成立前的畢業生?

是的,因為我這個人經歷特殊,抗戰前就進學校了,認識的校友也蠻多的,自己也熱心,身體也還好。臺灣那邊就是靠葉萬安,國內聯系我負責的多一點,我經常和葉萬安聯系的。新中國成立前畢業的學生,本來每一屆的人數就不多,現在活著的也很少了,有些在海外,在大陸的也不多了。我是47、48、49三屆校友的主聯系人,他們每一屆我都配一個聯系人。我記得1947屆在上海還有一位胡同榮,你們可以去聯系看看(注:根據胡源綬校友提供的聯系方式,我們后來與胡同榮校友取得了聯系,并做了人物探訪)。所以說,見證學校在新中國成立前發展情況的人是越來越少了。

問:感謝您提供的線索,也感謝您這些年為學校聯絡校友所做的工作。

胡源綬(二排左一)組織國立上海商學院1943-1946屆校友聚會(198512月)

1948屆校友畢業45周年慶典暨海外校友返母校聯誼會(1993年)

(圖/文:陳玉琴  審稿:喻世紅 高冰冰)

xxxx日本在线观看免费_人人草人人色